当前位置:主页 > 比基尼官网 >

贝斯特娱乐官网:瞄准双11 预计索赔1千万

职业打假人王海:瞄准双11 预计索赔1千万-搜狐新闻职业打假人王海:瞄准双11 预计索赔1千万-搜狐新闻

  这个普通大众的购物狂欢节,其间的一些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的不良行为引起职业打假人的关注,不少职业打假人称将在“双十一”期间出手,调研后选定目标购买商品,进行购假索赔,在打击不法商家同时,也获益颇丰。

将锁定肉类、保健品等两三类产品职业打假人王海今年“双十一”主要锁定肉类、保健品等领域。

  假冒伪劣、虚标价格、刷单欺骗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经过8年进化演变,现在已经不局限于11月11日当天,今年的11月1日,京东就率先拉开“双十一”购物活动序幕。在职业打假人眼中,“双十一”打假战线也在拉长,有些职业打假人提前一周做“双十一”打假准备,有些职业打假人团队则把筹备时间提前了一个多月。

  并且,今年的“双十一”也已经由最初的网络购物平台优惠售货活动,演变成现在的“线上”电商购物平台、“线下”各大购物商场同时开战。

  对于新出现的电商诈骗,王海称,就是提交订单后商家不发货。“比如有人在网络购物平台开店卖阳澄湖大闸蟹,价钱比阳澄湖正品大闸蟹便宜三分之二,卖了就走,不发货了。”他说,还有一些是通过“海淘”名义卖假货,他曾在“双十一”期间“海淘”买过某品牌羽绒服,该电商价格虽然和真货差不了太多,但一看就是假的,做工太烂。

  分工实施网络购物平台打假

  他说,选定目标很快,先是分头研究,然后再开个选题会讨论。锁定目标后,就要做好证据保全,包括网页截屏,购物实时录像。对于涉嫌价格欺诈的目标,要阶段性记录商品价格,图片视频取证一直持续到“双十一”,过了“双十一”还要持续跟踪,直至月底。

  同时,还要把取证的材料送到公证机构做公证,把购买物品送到检测机构进行检测。“至少安排三个专职助理固定证据。针对食品的检测,在‘双十一’之前就要完成。”

  “双十一”当天,他们还会继续购买目标商品,“双十一”之后,把涉嫌价格欺诈、虚假宣传等方面的证据提交给网络购物平台和电商,自国庆节至11月底12月初,“双十一”打假周期将持续两个多月。

热衷于高端服装、奢侈品的职业打假职业打假人纪万昌热衷于高端服装、奢侈品打假。

  在杨连弟看来,现在的电商已经对职业打假人有了很大警觉,防范心理很强,职业打假人存在着随时被封号的风险。 目标集中在食药品、服装、电器领域职业打假人杨连弟半个月前开始做策划打假“双十一”。

  职业打假人于凤星老本行是建筑行业,他还是个70后二级建造师,他是自2014年才涉足打假行业,起因是自己身患灰指甲,在网上买药一直治不好,深入研究后才窥到秘密。

  于凤星称,如果在一个电商平台购买的燕窝有问题,那么,其他电商平台同款产品也会存在同样问题,比如他在天猫上买的深圳一家公司的燕窝存在问题,再去京东上买同款产品,也会有同样问题,无论是京东平台第三方电商,抑或京东自营产品。

  此外,于凤星“双十一”期间还关注电商价格欺诈问题,特别是服装类别中虚假标价的羽绒服。今年“双十一”,他将投入和去年“双十一”差不多的资金,约在六七万元。

  “双十一”也是打假小高潮

  “每年公证费要花三十多万元,检测费也差不多二三十万元。”他说。

  他说,做价格欺诈的打假人太多,今年“双十一”他们就不做价格欺诈了。2016年6月1日北京市发改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京东“存在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违法行为”,简言之,就是涉嫌价格欺诈,遭罚款50万元。王海称,就是他们举报的,“京东自营也存在价格欺诈和不安全食品。”

  于凤星“双十一”网上打假购物,时间会提前一个多星期。“双十一”这一天到来前,他网购的物品基本都已收到,当然,在“双十一”这天,他也会购置一些物品,以保证打假目标价格具有可比性。

  2015年“双十一”期间,于凤星打假购物投了6万多元,打假索赔额达60多万,最终经和解、走司法程序拿到近40万元。他说,今年“双十一”他打假购物花费和去年差不多。

  问题主要还是出在第三方电商

  1954年出生的职业打假人刘殿林最初两年打假是在老家河北唐山,近些年来,他久居广东广州、海南,截至目前,作为国内第一代打假人之一的他,已经入行20年。

  基本上不做网上电商,取证、诉讼比较麻烦刘殿林基本上不做电商打假,主要是取证、诉讼等比较麻烦。

  在杨连弟看来,“双十一”电商供货商都是常态化的,货品质量和平常相差不太大,而且近两年来,网络购物平台对电商管理趋严,假货比例在下降,“双十一”期间,顾客投诉总量上升,但和商品销售的比例相比,与平常没大变化,比基尼娱乐城。“网络购物平台不断提高自营商品把关能力和审核标准,问题主要还是出在第三方电商。”

  杨连弟说,他们常年打假,“双十一”是和平常一样看待,“像往常一样,只安排了两三个人关注网络电商平台打假。”

  职业打假人高文军也有超过15年的打假经历,和第一代职业打假人王海、刘殿林、杨连弟等人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成立自己的公司,必要的时候,他根据打假项目的大小,寻找一些职业打假人合作。

  打假天天都是“3?15”,天天都是“双十一” 高文军主打“线下”实体商店,“双十一”购物节并无特别安排。

  按照高文军的日程安排,11月2日、3日都是在北京,11月2日晚上,他和一个打假人朋友商量合作一个食品宣传标识问题的打假案子,11月3日下午,他有个香港女明星代言商品广告涉嫌违规的案子在北京市某法院开庭。之后,回苏州家里休息,约在11月9日再来北京,10日下午,他有个茶叶宣传治疗高血压功效的案子在北京开庭审理。11月11日之后,高文军还要相继去武汉、重庆,比基尼娱乐城,去处理手头上打假的案子。

  “线下”实体商店打假将受挫

  王海的团队除了网上购物,也在“线下”实体商店购物打假,比基尼娱乐城,今年在实体店打假的重头戏放在了海参上。

  今年“双十一”实体商店购买物品包括服装、高端皮具、野生人参、保健品、食用油等门类。纪万昌称,在打假过程中,如果要和商家签订和解协议,会有一条专门注明,要求厂商下架不合规商品,同时,他的团队不再购买该商家产品,如不按要求下架整改,他的团队依然有权利继续打假维权。

  现在,国家工商总局牵头起草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第二条适用对象表述为“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是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

  在职业打假人看来,这虽然还没公布实施,但事实上已经对他们打假带来了不良影响。